长城汽车:从中国汽车工业“参与者”到“领航者”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9-10-03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新中国70年的变化,想必没有比“翻天覆地”更合适的。在这70年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各行各业均得到了快速发展。尤其对于中国汽车产业来说,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变强的过程,在这其中,长城汽车601633)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进程中的见证者和领军者。

  上世纪90年代初,对汽车怀着一腔热情的魏建军承包了保定南大园乡的一家乡镇小厂——长城工业公司。别看当时长城工业公司总资产有300万元,却实际亏损200万元。并且,长城工业公司的主要业务并非造车,而是改装车,为当地一些冷冻厂和石油公司定做特种车辆。魏建军并不满足于此,他决定实现造车梦。1993年,他带领员工利用改装车的前桥和悬架制造技术,再加上外购的底盘,手工拼装了第一批“长城轿车”。虽然一辆只卖几万元,但在那个汽车产品极度匮乏的年代,这批车很快就卖光了。但这样的好光景并不长,随着1994年国家开始实施汽车产业目录制管理,“长城轿车”未能进入目录,上不了牌照。

  为了寻求新的发展机遇,魏建军不得不绕开轿车领域。“真正让长城汽车站住脚的,是1995年转产皮卡的决定。”魏建军回忆说,1995年河北长城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确定了主要生产皮卡车。而之所以选择皮卡,是由于当时国内生产皮卡的厂家大多是一些中小型国有企业,产品不仅技术落后、质量差,价格还高,很难满足市场需求。彼时,中国民营企业迎来了新一轮的飞速发展,不仅个体户和乡镇企业对皮卡车有着强烈的需求,且当时国家政策对于社会单位购买轿车也有着严格限制,有不少单位也转而选择皮卡。

  这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机会,魏建军大胆拍板,从绵阳采购发动机,从唐山采购变速器,从别的企业挖来技术人员,一年之间便推出了首款皮卡——迪尔。由于迪尔价格远低于国外品牌,质量又比国企产品好,长城皮卡在市场中获得了不错的销量,并借此机会逐渐站稳了脚跟。如今,长城皮卡已连续21年稳居中国皮卡品牌国内销量第一、出口销量第一。

  而在SUV的发展过程中,魏建军也抓住了机遇。2000年之后,中国汽车市场迎来了井喷式发展,合资产品导入加速,但对于二、三级甚至更下级的市场而言,购买合资产品也并不容易,自主品牌迎来了机会。在这一阶段,缺乏汽车生产经验和核心技术的自主品牌,大多只能依靠测绘逆向研发,惟一的卖点就是价格低,但正所谓“站在台风口,猪也能上天”,由于市场需求量大,自主产品仍能找到生存空间。

  随着时间推移,外资、合资企业市场规模铺开,产品矩阵丰富、成本降低,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升,对车的要求也更多了。在多方面的因素下,自主产品逐渐失去了市场竞争力。但魏建军敏锐地发现,当时国内SUV产品并不多,且价格高高在上,消费者也对庞大的SUV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这一次魏建军把目光瞄准了SUV细分市场。

  现在人们都知道,魏建军的这步棋又走对了。哈弗品牌不仅成为中国品牌SUV领域的佼佼者,更带领其他自主品牌走出“12个月连降”困境,真正为自主品牌赢得了主流乘用车细分市场的一席之地。而对于明星车型哈弗H6,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认为其对中国汽车工业拥有三大历史贡献:开拓并壮大了自主品牌都市型SUV细分市场、为自主品牌乘用车的发展增添了极大的信心、推动了SUV总体市场的快速发展。

  在这一过程中,长城汽车其实也受到了不少质疑。为了深化聚焦战略,长城汽车将诸多资源都投向SUV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从而相对“忽略”了轿车业务。很多业内人士不理解魏建军这种做法,因为直到现在,轿车依然占到乘用车市场整体份额的50%以上。但魏建军说:“民营企业能够得到的资源有限,必须把有限的资源集中用在某个领域才能见到效果,绝不能求大求全。”

  从靠敲敲打打艰难度日的汽车改装厂,到成长为中国车企的领军者,看似成功的发展之路,魏建军却比所有人更提前意识到了危机:缺乏核心技术。

  由于在零部件方面吃了不少亏,魏建军在技术研发上始终坚持“过度投入”的理念。“最开始我们公司太小,大供应商不带我们玩,所以当时只能自己做零部件。”魏建军日前在法兰克福接受采访时表示,得益于聚焦理念,长城控股集团及长城汽车旗下零部件供应商才能够由小做大。以至于魏建军已经可以拍着胸脯说,开发一款车几乎不需要走出保定。

  据一位了解长城汽车的人士透露,此前长城汽车要外采一批氙气大灯,对方开价5000万元,对于彼时的长城汽车来说5000万并非支付不起,但魏建军还是觉得太贵了。于是他投资6000万元建了个厂,专门搞灯具研发,化解了技术受制于人的窘境。如今,这个灯厂已经从长城汽车独立出来,它叫曼德电子电器——VV6激光像素大灯的供应商,并在多项技术上已经领先宝马7系、奥迪A8所配备的激光大灯。

  魏建军对技术的执着还体现在纯电动领域。据了解,欧拉所使用的ME(Mini Electric)平台,在长城汽车的内部开发时间已经超过7年。并且,与其他企业外采电池包或电控技术不同,长城汽车不仅在印度有专门的团队编写电控方面的程序,在国内还成立了单独的动力电池事业部,后独立为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创新的“高速叠片工艺”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成功应用在方形三元电池领域,形成了独有技术。同时,蜂巢能源也在积极开发无钴和四元材料电池。

  “问题更容易在逆境中显露出来,逆境让我们积累了很多宝贵财富。”魏建军深知,与外资品牌相比,自主品牌还没有真正经历过市场下行这一过程,企业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赢得市场。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当时有人预测,自主品牌将不堪一击。但魏建军表示:“事实证明,把‘狼’放进来,与‘狼’共舞,我们才能不再是‘羊’。”

  魏建军从来都不畏惧困难与挑战,在他的带领下,长城汽车以“每天进步一点点”的企业精神,用扎实、稳健的做事理念,逐渐在各个涉及的领域成为行业的佼佼者:皮卡连续21年销量领先、SUV单品累计75个月销量领先、纯电动汽车产品迅速杀入国内销量前十名、在电池技术上取得领先的技术优势、积极投身于氢能源技术发展……一路走来,长城汽车在中国民用乘用车发展的各个阶段都发挥着自己的重要作用,从销量领先到技术超越,长城汽车不仅为国家经济的腾飞添砖加瓦,更在科技储备上,让世人看到了中国汽车产业从模仿到自主创新的蜕变。

  其实,长城汽车只是想一心做好分内事,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自主品牌“领航员”的角色。

  立足皮卡和SUV市场的培育,长城汽车有了成熟的研发团队、有了核心的技术优势、有了爆款的“拳头”产品,也有了向世界发起挑战的信心。尤其是在国内车市的新常态下,魏建军意识到,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环境势必是一次深度洗牌的过程,所有企业都将受到影响,没有赢家。只有走出去,才能拓展更多的客户群体,争取更大的市场空间,实现更大的品牌价值。这是自主品牌向上发展必须经历的“阵痛”,所以,长城汽车选择再一次站在前端,扛起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大旗。

  在今年法兰克福车展上,魏建军宣布WEY品牌将在2021年进入欧洲市场,这意味着中国汽车品牌将向全球更高汽车阵营发起冲锋。“不仅是为了销量,更多为了塑造品牌,改变中国品牌低质低价的印象,让长城汽车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对于海外市场的拓展,魏建军始终没有忘记长城汽车作为中国品牌的任务和使命,他说“宁愿死在国外,也要敢于去挑战”,虽然这只是个玩笑,却将一个民族企业家的家国情怀展现得淋漓尽致。

  今年6月,长城汽车独资兴建的俄罗斯图拉工厂正式运营投产。因入职图拉工厂,安德烈.奥拉金把家从圣彼得堡搬到了图拉,这座中国制造工厂带给安德烈.奥拉金极大的震撼,诸多制造过程实现了全自动化生产,让他赞不绝口。这是中国汽车企业在海外设立的第一家全工艺整车制造厂,也是俄罗斯图拉州引进的最大规模工业项目,它已经能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在海外的一张新名片——这是我国从汽车“输入国”向汽车“输出国”转型的里程碑。

  从一个简单的汽车改装厂发展成为国内皮卡行业的领军者,再到全球知名的SUV制造商;从手工组装到拥有100%自动化焊装车间,再到如今实现全资海外建厂。长城汽车用一点一滴的行动丰满着自己的羽翼,实现着魏建军“把中国汽车带向世界”的理想。对于一个企业而言,长城汽车的高速发展得益于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的正确领导和国家的经济发展;对国家来说,长城汽车也没有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用脚踏实地的行动,见证和引领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过去和未来。(记者张海天)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Copyright 2017 博天堂918 All Rights Reserved